他幫4378名流浪人員找到回家路

2本地名集已經被李耀進翻得破破爛爛.jpg

2本地名集已經被李耀進翻得破破爛爛

  李耀進的辦公桌上,有兩本地名集,發黃卷邊的頁面和蜘蛛網一樣密布的細紋,仿佛裝進了李耀進十幾年工作的日日夜夜。今年59歲的李耀進并不是地理專家,卻對這兩本地名集里記載的中國各地的鄉鎮、村子的名稱甚至是這些地名的老叫法都爛熟于心。李耀進說,這兩本書是他的工作“法寶”,“他們的家一定就在其中,我要想辦法找出來”。

  李耀進只是杭州市救助管理站的一名普通員工,可同事們都喜歡叫他“專家”“老師”。因為,在16年的時間里,李耀進用他的專業和敬業,幫助了4378名流浪乞討人員回到親人身邊。如今,這位“尋親達人”已經成為了救助站的一塊“金字招牌”。

在大海里尋找繡花針

  2003年,隨著《城市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》頒布實施,杭州市收容遣送站更名為杭州市救助管理站。那一年,我國開始實行自愿受助、無償救助的新型社會救助制度。

  當時,李耀進與同事們接到了一項“大任務”:幫助當時滯留在站里的180多名流浪乞討人員找到回家的路。這談何容易!救助站的滯留者大多是長年在外風餐露宿的流浪人員,這批人中,有的已經精神失常,有的身體狀況很不穩定,有的因年邁而記憶力衰退……“要從他們身上得到尋親線索實在太難了,感覺是在大海里尋找繡花針。但是,再難也要找??!”李耀進回憶,“那時候,整晚整晚地睡不著,腦子里的各種尋親信息像自己有腳一樣,不停地走來走去?!?/p>

李耀進關心生病的流浪人員.jpg

李耀進關心生病的流浪人員

  一名在衣服口袋里塞滿垃圾的老太太,令李耀進尤其印象深刻。由于長時間在外獨自流浪,這個老太太的戒備心很重,始終不愿意讓人靠近。為了取得老太太的信任,李耀進用各種方式和她套近乎,終于“磨”得老太太愿意和他說話。

  提起家鄉,老太太有點糊涂,只知道自己是江蘇的,卻說不清是江蘇哪里的,“一個省的范圍太大了,我們也沒有其他線索”,困境之下,李耀進靈機一動,想到了口音識別的辦法,“這個辦法雖然笨,但是有效?!?/p>

  李耀進打聽到,杭州四季青一帶有不少江蘇人,立即跑過去,模仿著老太太的口音四處詢問,終于在一家裁縫店找到了答案,裁縫師傅拍著胸脯告訴他“我是江陰人,這絕對是我們那邊的話”。

  李耀進隨即發函至江蘇江陰各鄉鎮。不久,救助站里來了幾個自稱是老太太家人的江陰人,李耀進將老太太帶來相認時,老太太突然雙眼通紅,死死地盯住了其中一個男子,慢慢地吐出兩個字——“強子”。男子聽后,撲通一聲跪倒在地,哭著大喊了一聲“媽”!

  這個場景,在李耀進的腦子里留下了深刻烙印。在親人相認的淚水中、在被救助對象感激的眼神中,李耀進逐漸找到了“尋親”這份工作的意義。在李耀進和同事們的共同努力下,救助站里的180多人全部找到了回家的路。

“用心”是最大的竅門

  同事們都說李耀進有一套獨創的尋親竅門,可李耀進并不覺得自己有什么特別的技巧,他說,“用心”就是他最大的竅門,“尋親需要用心去聽、去看、去聊、去磨”。

  去年6月,杭州市救助管理站與杭州市公安局刑偵支隊簽訂了技術尋親協議,帶來了人臉識別、DNA采集對比等高科技手段。李耀進欣喜之余,冷靜地說:“我們可以依靠技術,但決不能依賴技術。在流浪乞討的人群中,有的人連身份證都沒有,現有的大數據庫里是找不到他們的信息的。所以,傳統的笨辦法一定不能丟?!?/p>

  李耀進每天都坐著公交車在定點醫院、福利機構和救助管理站來回跑;面對病床上的病情危重的流浪人員,他將耳朵貼過去,傾聽對方的喃喃細語;為了讓流浪人員放下戒備,他摟著對方的肩膀以兄弟相稱;為了尋找線索,他花大量時間在垃圾堆里翻檢……

  李耀進快要退休了,救助站只要有新人進來,李耀進都會把他們當做徒弟一樣培養,手把手地教他們“摳字眼、聽口音、辨外形”等。在李耀進的言傳身教下,杭州市救助管理站里出現了一個個“口音專家”“地名專家”。近幾年來,杭州市救助管理站的流浪人員滯留率一直是”零增長“,甚至是“負增長”。李耀進也成了各地救助管理機構競相邀請的“李老師”。面對這些邀請,李耀進很樂意傳授經驗,“個人的力量有限,救助工作需要很多人一起努力”。

李耀進翻找線索.jpg

李耀進翻找線索


3d和值计算公式绝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