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史上最強強制執行措施”滿月
違法制裁率、???、拘留人數都大幅增長

  從5月1日起,浙江高院《關于進一步強化強制執行措施的若干意見(試行)》正式實施。失信被執行人無論“表演”如何“奇葩”,也逃不過“史上最強強制執行措施”。整個5月,全省法院共拘留2971人,同比上升39.61%;???4410件,同比上升115.72%;違法制裁率達34.08%,同比上升20.24%。

“戲精老賴”:裝耳聾,假懷孕  拘留半個月!

  “張某出現在一家蛋糕店!”日前,東陽市法院執行干警接到申請人的報料后,立即前往傳喚張某。

  按照生效的判決書,張某應退還投資款33150元,但她并未履行協議。在去法院的路上,她一直說自己耳聾,“???我是殘疾人,什么都聽不到?!閉拍吵鋪壞街蔥懈刪不?,讓干警寫字溝通。

  張某到底是不是殘疾人,執行干警向申請人求證時,申請人氣憤不已,“她就是個騙子!”申請人播放了一段小視頻,顯示張某和快遞員對話毫無障礙。

  裝聾小把戲被識破后,張某進入了“選擇性耳聾”狀態,不想聽懂時就裝聾賣傻。由于申請人并無和解意愿,張某也拿不出錢,執行干警準備將張某司法拘留。誰知,張某說自己已經“懷孕4個月”。聽說要體檢,她又說:“我剛做完流產手術?!?/p>

  執行干警隨后聯系警車將張某送至拘留所。拘留所體檢中心的醫生為張某檢驗后證實,她并未懷孕,體檢結果也顯示她身體一切正常。最終,張某被強制押入拘留區。她要在拘留所好好反思15天,同時面臨1000元的???。

“土豪老賴”:住高檔小區,出國度假  移送公安!

  依據寧波市鄞州區法院的生效判決,被執行人駱某、廖某需支付股權轉讓款1100萬元及利息。2018年4月,鄞州區法院執行法官趕赴四川成都找到廖某,并將他帶至成都市高新區法院。在法官告知廖某即將對他予以司法拘留后,廖某慌忙與申請人達成了和解協議。

  可是,廖某履行了100萬元付款義務后又沒了消息。2018年7月,駱某被鄞州區法院司法拘留15日。之后,法院將廖某、駱某納入失信、限高名單。

  前不久,執行法官再次趕赴廖某成都的家中,發現廖某租住在一高檔小區內,女兒就讀于當地的一所國際小學。在廖某家中,執行法官還發現廖某曾使用護照購買機票往返于馬來西亞度假,明顯違反限制高消費令。

  鄞州區法院對廖某、駱某的個別賬戶進行了核查,發現廖某賬戶內陸續有500多萬元的進賬,后被分批轉出;駱某賬戶內有300多萬元的進賬,后也被分批轉出。兩批款項均未用于履行付款義務。

  鄞州區法院認為,2名被執行人在收到執行通知書后,仍拒不申報財產,在被納入失信、限高名單后仍實施高消費行為,在被司法拘留后仍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,均已涉嫌構成拒不執行法院判決、裁定罪,將兩人移送公安立案偵查。

“丟臉老賴”:光著膀子躲在空調外機平臺上  騰空房產!

  “最強強制執行措施”實施以來,全省法院便掀起了凌厲的執行攻勢。湖州“雷雨行動”集中執行活動中,兩級法院378名干警組成28個執行小組奔赴各地。

  清早5點多,吳興區法院執行干警張泳利一行來到被執行人俞某夫婦的住處。俞某一家人尚未起床,執行干警連敲幾次門,俞某的妻子沈某才開門。

  沈某告訴執行干警,她老公在外地。執行干警當即聯系俞某,電話打過去卻是“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”。不一會兒,執行干警手機上就收到了俞某發來的短信“不在湖州”。

  既然俞某不在,執行干警準備將同為被執行人的沈某傳喚到法院,沈某連說:“我不能跟你們走的,我怎么能跟你走呢???”3次警告后,沈某依然不肯配合,但她明顯心浮氣躁起來,“要找你們找俞某去?!?/p>

  “俞某不是不在湖州么?”執行干警一愣,沈某已走到窗前,打開窗子大喊,“你給我出來!丟不丟人!”只見俞某光著膀子,“蹲”在自家空調外機的平臺上。

  據悉,俞某夫婦因欠債150多萬元被強制執行,執行法官多次傳喚俞某到庭,俞某置若罔聞。這次,從窗臺狼狽爬進來的俞某徹底慫了,老老實實跟著執行干警走。

  因俞某拒不執行,法院對他作出了相應處罰。見識到最強執行的厲害之后,俞某當場寫了一份承諾,表示愿騰空房產,在6月30日前交付拍賣。



3d和值计算公式绝技